创办人

国际奖项,燃点未来

一丹奖具有宏大理念,陈一丹亦非只从小处着眼的人。他对教育的感悟,催生全球最大教育奖。

陈一丹从小就对压力毫不陌生。二十七年前,高考的压力使他面对了人生第一次滑铁卢。其实,他的家人并没有明确地施加压力,但陈一丹还是从他们的言谈细节中感受到了高考的重要性。为了迎战人生中重要的一役,他整军以待,提早一年完成温习,还在模拟考的时候取得好成绩,被老师相中,在班房里发表学习语文的心得。

陈一丹博士

一丹奖创办人

当他在台上侃侃而谈的时候,他压根儿就没想到,自己竟就是在这一科上栽了大跟头,考了个不及格!

「幸好其他的科目拉高了整体成绩,够上本科,所以我就念了化学,」回想当年,陈一丹笑了起来。因为在化学系,他认识了心灵伴侣──他的太太。在往後的日子里,每当他面对重大决定的时候,太太都是他最坚定的後盾。

45岁的陈一丹,是腾讯控股创办人之一,平日表现沉稳自信,但只要谈到教育,就立刻变得激昂无比。

教育这课题,一般的生意人不一定感兴趣。但陈一丹不是一般的生意人。

在过去几年里,特别是自从他在2013年从腾讯控股退下来之後,他越发投入到公益活动之中,其中包括向他创办非牟利民办大学──武汉学院投入20亿元人民币(约3亿6百万美元)。该校以公益办学为宗旨,而陈一丹也在近年逐渐把自己的教育理念融入其中,在教育这方面多作探索。

此外,他和腾讯控股的几位创办人携手成立腾讯慈善基金会,为非牟利机构提供资金,资助教育丶救灾等多个项目。其中,他们与深圳市福田区政府合作,开办了深圳明德实验学校。该校是一所12年一贯制的公立委托管理学校,减少孩子们面对考试的压力,让他们能更专心地享受学习的乐趣。

「其实这一切改变到今天都还在摸索之中,中途还有不少挑战。但只要有行动,就会带来改变。这个学校是个样版,一旦它能生存,其他学校就可以学习,意义可就大了。」陈一丹认真地说。

然而,这一切还未能使他感到满足。因为在各种公益项目之中,教育是他最关心的一项。作为在九十年代成长的一代,他深深感受到教育如何改变人的命运。正是出於这份感悟,他萌发了设立一丹奖的念头。

作為在九十年代成長的一代,他深深感受到教育如何改變人的命運。正是出於這份感悟,他萌發了設立一丹獎的念頭。

三年多前的一个夜晚,陈一丹在就寝前於日记本写下了一句话:「设立突破宗教丶种族丶国家限制的人文鼓励奖项,旨在鼓励倡导人类对宇宙人生的领悟和贡献。」

经过三年的努力,一丹奖终於面世,他的梦想成真了!

5月22日,陈一丹宣布一丹奖正式成立,目标是透过教育创造更美好的世界。这是目前全球奖金金额最高的教育奖,将赋予教育革新者更强大的力量,建立一个跨越国界的教育领袖社群,为人类社会带来深远影响。

这个一年一度的奖项,是为表彰世界各地在教育研究及发展方面具有杰出成就的人物。一个由全球独立权威人士所组成的评审委员会将严格检视各申请人的资历,从中选出最合适的得奖者。

「这个成就要具有复制性,让其他人都能学习,影响更多的人。着重未来,影响未来,这一点更为重要。」

陈一丹强调,他个人的教育理念不会影响评审结果。评审委员会及国际顾问委员会将执行评核,确保评审的公平性及权威性。「我的责任,只在於建立具有权威的委员会丶以及一个公平健全的机制,一切评审就交由这个机制和委员会去进行。」这是陈一丹至今投入最大的一个公益项目,他更希望一丹奖能成为最具公信力的国际教育奖。

「在我念书的时候,大学教育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我的奶奶只字不识,却教育出了我爸爸,让他上了大学。她对我们的期望很简单,就是好好读书。虽然她不会把这些话宣之於口,但就是她,让我感觉到教育很重要,」他回忆道。

随着陈一丹踏足社会的年月渐增,他开始领悟到,教育不但改变个人命运,更能改变世界:「十多年来,我有空就看书,一些关於信仰丶心灵丶中华传统丶儒道释学说的书。我本想由此加深自己对社会和人生的理解,後来却领悟到,教育实在很重要。不但是学校的教育,还有家庭教育,也就是家教。还有宗教或信仰教育,对人也很重要。

「因为没有信仰教育,社会就以利益为先。人人都认为自己可以害人但不会为人所害,到头来却是人人受害,」他说。「这都是因为大家缺乏信仰。这种信仰,可以是中华文化传统,可以是真正的宗教,大家可以自己去选择。人只要有了信仰就好,而信仰就是从教育而来。

「此外,过去几十年来,教育的目标都是为了满足职业要求。但是在未来社会,每个人都要求在社会中发挥自己的专长,作个性化发展。教育要如何迎接这种变化,很值得探讨。」

一丹奖的崇高理念,反映出陈一丹并非只从小处着眼的人。他喜欢默默耕耘,直到成就宏大目标。

当年高考後,他在深圳大学完成化学本科课程,之後成为了公务员,并半工读取得南京大学的法律硕士学位。此後不久,他就和四个朋友一起创立腾讯。

「当时我希望设立自己的公司,在工作上享有更大的自由度。我不管大家做什麽,就只一起做点事,要是大家选择开面包店,我也一样会加入的。」

当时正值中国资讯科技迅速发展之时,他们创立的公司乘势腾飞,业务急速扩展。今天,腾讯是中国主要的网络商,并在香港上市。

也许不少人曾经想过要回馈社会,但真正付诸实行的却寥寥无几。但陈一丹有不一样的想法。面对自己拥有的财富,他认为这是个上天赐予的机会。

「我自小在小康之家长大,对钱的意识不强,直到开始工作才发现,钱很重要。我很感恩,能在这个大时代创业,跟上了时代的潮流,获取了超出个人需求以外的金钱。我觉得这是上天不知为何赐予我的资源。世界的资源一直在滚动,刚好在这一辈子让我拥有这些资源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去推动社会,我很感恩有这个机会。」

对於一丹奖,陈一丹的期望很简单:「我希望这个奖可以每年慢慢地往前走,能永续地走下去。至於最後它会走到哪里,我不会给它一个框框。这,应该交给社会去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