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克米尼·班纳吉博士

布拉罕教育基金会首席执行官

奖项类别

一丹教育发展奖

年份

2021

专业领域

教育公平;全民扫盲;政策和研究;教育和社会;学习效果监测;教育水平评估和衡量;打造合作关系

受惠地区

亚洲, 非洲

“让每个孩子“能上学,上好学”

班纳吉博士毕生致力于探究学生学习效果的鸿沟,并弥合这一差距。班纳吉博士早年在印度、英国、美国完成经济学学位后,于1996年加入了一家印度非政府组织——即布拉罕教育基金会,推动布拉罕的教育项目以及与政府的大规模合作。在带领布拉罕进行研究及教育评估工作长达10年后,班纳吉博士于2015年成为布拉罕教育基金会的首席执行官。

 

 

2005年,班纳吉博士及其团队首先推出ASER(Annual Status of Education Report,即“教育状况年度报告”)评估方法。ASER每年进行一次,深入印度家庭,倾听每户受访家庭提供的反馈,在100多天的时间里对60万名农村地区儿童的学习状况进行评估。ASER的调查结果显示:即使入学多年,许多儿童仍未掌握阅读或基础算术技能。自ASER在2005年推出之后,位于南亚、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及拉丁美洲的15个国家的当地组织都推出类似的评估活动,当中包括肯尼亚、墨西哥、巴基斯坦等。

为了应对学习危机,布拉罕教育基金会随即与印度超半数的邦政府合作,推出TaRL项目(Teaching at the Right Level,即“适当水平的教学“)。根据TaRL,教师对学生学习水平进行评估,并根据学习水平而非所在年级,对学生进行分组,然后借助适宜课堂活动及课堂材料,帮助学生流利地读、写,提高他们的理解能力,实现学习进步。布拉罕也有类似举措提高学生的数学水平。虽然每间学校、每个社区都可以采用TaRL,但班纳吉博士强调与政府的大规模合作更可能带来学生学习水平的飞跃。如今,不仅是印度,许多南亚及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的学校和教育系统都采用了TaRL项目,并将其因地制宜。

布拉罕教育基金会也在儿童早期教育领域积极采取措施,专门帮助3-6岁的儿童掌握所需技能,为他们未来入学做好准备。

2008年,班纳吉博士被印度比哈尔邦授予首届“毛拉纳·阿布·卡拉姆(Maulana Abul Kalam) 教育奖”,该奖项授予对比哈尔邦教育做出重大贡献的人士,班纳吉博士是该奖项的首届得奖者。

“班纳吉博士和布拉罕教育基金会拥有明确的使命──让每个孩子‘能上学,上好学’。这提醒着我们不仅要让教育之门向每个人打开,更要将教育质量的重要性铭记于心。为实现这一目标,布拉罕教育基金会所采取的措施大大改善了学生的学习效果,既具成本效益,又极具推广性,带来教育创新突破。”
赞辞

多萝西·戈登女士

一丹教育发展奖评审小组主席

教育创新突破

首先,我向鲁克米尼·班纳吉博士及布拉罕教育基金会表示衷心的祝贺。

鲁克米尼·班纳吉博士是2021年一丹教育发展奖得奖者。她也是印度布拉罕教育基金会的领导者。布拉罕教育基金会的使命是“让每个孩子能上学,上好学”。这提醒我们不仅要将教育质量的重要性铭记于心,更要让教育之门向每个人打开。为实现这一目标,布拉罕教育基金会所采取的措施,大大改善了学生的学习效果,既具成本效益,又在全球范围内极具推广性,带来教育创新突破。

研究显示:50%以上的学龄儿童并未获得所受教育程度相应的基本读写、算术技能,使他们难以获得学习深造带来的益处,也不利于他们未来的就业。这一结构性缺陷是教育面临的巨大挑战之一,无形中削弱儿童对自我潜能的信心,对他们的人生造成长远不利影响。这一现象在资源匮乏的国家及农村地区更为常见,新冠疫情则进一步加深了学习鸿沟。学习监测全球联盟使用“学习贫困”一词来描述10岁儿童未能获得应有的读写技能这一现象,并用该词衡量学习鸿沟的严重程度。据估计,如果不采取补救措施,数亿名儿童的学习现状会因为新冠疫情导致的“学习贫困”而进一步恶化。雪上加霜的是,我们没有衡量上述现象严重程度的参考数据,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超半数的学龄儿童的学习状况没有数据作为参考。

2005年起,布拉罕教育基金会发展出一套以社区为中心的方法,收集印度农村地区儿童入学以及基本学习成果的一手信息,作为采取实际行动的依据。这套方法叫做ASER ASER(Annual Status of Education Report,即“教育状况年度报告”),ASER是针对小学的学习评估项目,每两年进行一次。数万名志愿者到访印度每个邦中的不同区的家庭,记录在不同的区、邦、乃至国家层面中,3-16岁的儿童的学习状况。在这一项目中,家长参与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也让人们意识到在收集、分析学习数据时,谁的观点最为重要。一些受访的父母本身教育程度不高,却有机会为自己的孩子争取适合的教育方式。

ASER的早期调查结果让布拉罕教育基金会更加了解印度教育问题的实质,让他们得以设计更精确的研究及实验方式,以找到解决方法——TaRL(Teaching at the Right Level,即“适当水平的教学“)。TaRL直接针对儿童难以获得基础技能的原因。布拉罕团队解释道:“这种方法根据学习需求,而非年龄或年级,把3-5年级的孩子分为若干组,专门教授他们某项技能,而非某项课程;定期评估学生表现,而非仅仅依赖期末考试的结果。” 在使用TaRL的过程中,TaRL自身也在不断改进。布拉罕团队也会精心设计随机试验,监测教学及学习工具的实际作用。证据显示:TaRL在不断改善学生学习结果。

随着全球越来越多地方采用ASER和TaRL,并因地制宜,班纳吉博士杰出的管理及学术研究能力功不可没。她和她的团队的果断、创造力展现出了建设性批判,以及以实证为基础的决策的价值。这些都是我们需要谨记的宝贵经验,尤其是在我们解决教育新旧难题,重塑教育系统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