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1年10月09日
教育是带来可持续发展的答案吗?

要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教育是关键

联合国有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每一项都迫在眉睫,不容轻视:气候变化、经济增长、消除不平等。面临众多挑战,我们从何入手?研究证据显示,我们可以从教育着手。

教育贯穿SDG

SDG的第四项目标(SDG 4)是确保包容和公平的优质教育,让全民终身享有学习机会。实现这项目标本身就能带来巨大益处,更重要的是,实现SDG 4可以帮助我们直接或间接地实现其他目标——这一论据也得到了70多年来的数据支持。

教育塑造着社会与经济形态。一丹奖基金会与维特根斯坦人口与全球人力资本中心近日联合发布的一项报告显示:优质教育与长寿之间的相关性,甚至比高收入与长寿之间的关系更为显著。平等的教育途径及优质质量教学可以帮助整个国家都摆脱贫困。最后,该报告得出结论:“教育是使世界更健康、公平、富裕的关键。”

时不我待

新冠疫情对教育带来巨大冲击。但随着世界从疫情中逐渐恢复,我们也拥有前所未有的优势。

首先,随着我们进一步了解教学及学习背后的科学原理,我们发现科技蕴含的巨大潜力可以改变人们学习的方式、地点、时间。同时也意识到:一些群体的学习现状在疫情之下已经落后,这包括无学可上、难以获得网络的贫困社区儿童、年轻女性及女童、残疾学生、家庭护理员……等等。我们应当先向这些群体伸出援手。

我们也势必要这么做。在疫情期间,学习掉队所带来的影响不仅是缺勤一个学期的课程那么简单:对成年人来说,无法学习意味着失去赚钱的潜力。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的报告显示:2.14亿儿童(或说七分之一的儿童)去年失去了至少75%的线下教学时间。时至今日,在所有学校停摆的国家之中,仍有三分之一的国家未能采取有效措施遏制不断扩大的学习鸿沟。

推动进步的创变者

实现进步的最好方式就是发掘已经极具影响力的人士,为他们扩大自己的工作规模提供资源和平台支持。

这正是一丹奖的行动。一丹奖以“透过教育创造更美好的世界”为愿景,每年颁发教育研究奖与教育发展奖两个奖项,每个奖项都包括一笔项目奖金,向为未来教育做出卓著贡献的个人或团队提供支持。

埃里克·哈努谢克教授:教育面前,质量先行

来自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埃里克·哈努谢克教授荣获2021年一丹教育研究奖。哈努谢克教授通过为学习结果设立明确目标,推动了联合国SDG 4的设定。哈努谢克教授的工作说明:能够推动国家经济发展的是学生的学习效果,而非在校时长。未来,哈努谢克教授计划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展开一项“本地研究员项目”,支持当地年轻研究人员收集高质量数据,为政府政策的制定提供依据。

鲁克米尼·班纳吉博士:提升学习效果

布拉罕教育基金会首席执行官——鲁克米尼·班纳吉(Rukmini Banerji)博士荣获2021年一丹教育发展奖。班纳吉博士积极践行 “让每个孩子能上学、上好学”的使命,带领布拉罕团队率先发展出ASER(Annual Status of Education Report,即“教育状况年度报告”)评估方法,让人们了解到为何一部分学生毕业后,所掌握的读写、算术技能却存在很大鸿沟。针对这一现象,印度许多邦政府采用了布拉罕团队推出的TaRL(Teaching at the Right Level,即“适当水平教学”)方法,并按照当地实际情况对TaRL进行本地化,为500多万儿童带来学业上的积极改变。未来,班纳吉博士将着眼于推广布拉罕的早期教育项目,扩大合作对象,使更多儿童从中受益。

变革者的平台

一丹奖授予得奖者或得奖团队(奖金由团队成员平分)3000万港元奖金,奖金的一半为现金奖,另一半为支持推动教育研究或项目的项目奖金。一丹奖也积极在各项会议、活动中帮助得奖者推广他们的工作,创造合作空间。

明师堂就是一个帮助创变者集思广益的合作空间,明师堂成员既包括历届一丹奖得奖者,也包括来自神经科学、心理学、经济学、统计学、科技等领域的专家。明师堂成员在重要教育议题上集思广益,采取一致行动。

明师堂的观点会成为决策者行动的重要依据。因为如果我们希望生活在SDG所构想的更加公正、安全、富裕的世界中,我们可以从每间教室、每所学校开始行动。


本文首刊于2021年10月9日出版的《经济学人》杂志,不代表《经济学人》所支持的观点。